杂志铺第六届“未来作家杯”中小学生作文大赛 主办单位:杂志铺 教师苑
佳作展示
佳作详情

十大小作家获奖作品

作者:卿珊

指导老师:詹滢

学校:四川省成都市锦江区七中育才学校水井坊校区

刊登杂志:《读与写》中学版

银杏变了

谷雨,倒了春寒。被新冠疫情封锁的岁月挡不住已经挂上树梢的春意。嫩绿的小银杏芽卷着,簇着,正从梢头舒展开。绿意如浪,从根向枝头涌出来,不过几日淹没了一窗萧瑟。

“绿了,看着看着就绿了。”婆婆每天早上起来,都兀自站在窗前叨念着。她欢愉地说完,时常又皱皱眉,叹口气,默默地给坐在电脑前的我端一杯热水。“摄像头开着呢,婆婆!”她于是惊恐地退出去,张了张嘴要说什么,又旋即闭上,打着手势说“抱歉”。一天吃晚饭时,她突然问网课还有几日,我高兴地告诉她下周就回校了。她默不作声,晚饭后,只看见矮小的她带着老花镜翻着柜子上的日历。

春夏两季的灿烂一霎就过了。银杏叶一树的金黄和着金秋的色彩,热烈而深沉。白果密密的,一攒攒正从枝丫间滚出来,浑圆饱满,年轻的挂在树上炫耀,年迈的落到地上静默。

一袋鼓鼓的白果放在桌上。“捡来给你做汤”。不等我问,婆婆先回答我狐疑的眼神。一碗热腾腾的白果汤端到我面前,我啜了一口。“好喝吗?”她急切地望着我,我点点头。她的笑立刻展开了,笑纹推着皱纹向脸边漾去。“一周就回来一次,要吃好,听见没?不像网课期间,你们天天都在…”她佝偻的背影挪进厨房。簸箕里,没去壳的白果小山似地垒着。

再回家,银查叶已被刮去大半,只有几片黄叶,可怜地替银杏支吾着,它不承认它老了。推门看时,婆婆正站着,还细细地剥着白果。布满老茧的手细细刨着玉一般的果,白果已垒了两座小山。“你剥太多了,婆婆,哪吃得完?”“吃得完,我煮汤给你吃”。“那我帮你剥吧,你太慢了”。“不,不。”她坚决地说,同时用手护住没剥的白果。“留着我剥。我一个老太婆在家里没事做。每次一剥白果,我就觉得你们要回来了。白果留着,给我个念想。”

我于是安静地坐下,陪着婆婆,望着窗外。

冬日的银杏叶已经所剩无几,干瘦的身躯坚强地屹立在寒风中,伟岸又温柔地笑着,它们欣慰着自己秋天的烂灿,坦白着自己现在的情愫。在秋冬不可抗拒的衰老风中,它们选择把这金黄交付给难得一见的暖阳。到第二年春天,它们躺在春泥中笑了,新绿汲取它们的灿烂,享受着自己的春天。一枯一荣的变幻间,唯有心头那片温情的付出永远在生命的长河间循环。年岁的循环节中,它们悄悄变化着,微凉,又很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