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志铺第七届“未来作家杯”中小学生作文大赛 主办单位:杂志铺 教师苑
佳作展示
佳作详情

《凡尘独行,未若“我们”与共》

作者:郑本真

指导老师:王雪梅

学校:福建省厦门外国语学校

刊登杂志:

凡尘独行,未若“我们”与共

   众人笑靥中我看见你冷漠的神情,写着孤高的傲气;团体讨论时,我听见你冷淡的唇语,只谈“我”而不言“我们”……可当微光从群芒中出走,你是否也会感到面目模糊,心中生起冷意?

   “我之为我”的肯认,源自“我们”。你可曾听过社会学家库利的“镜中我”之说?个人并非孤立的存在,我们需他者之目与己照面,需外界坐标确认自己的位置,需听见回声才更加明晰我们是谁。我愿你知晓,无数孤身寻死的灵魂因为他人的鼓励而决定向上攀升而非向下陨落,许多彷徨迷茫的背影在他人涅槃的故事里寻到了自我前行的方向……群体并不会淹没你,你只须守住本心,加入“我们”的合奏,他者的湖心之镜会使你的独特面孔更加清晰。

  “我非独我”的心安,源自“我们”。正如诗人诺瓦利斯曾言:“人总是怀着乡愁的冲动处处寻觅归宿。”你我于人世间遁巡流浪,内心渴求着安全感与归属感,无论是经济萧条带来的动荡还是疫情弥漫予你的惶张,都是由“我们”构筑起结实的网,兜住惶惶不可终日的心,温暖晦暗的时光。我们肩并肩成为各自的战友,以自觉的核酸检测,以超乎小我的志愿服务,为彼此带来“此心安处”,奏出时代的华美乐章。尘光之微,补益山海;我非独我,我们与共。

   “我与大我”的凝聚,源自“我们”。从亿万年前进化至今,你我基因中刻写了对自我私利的挂怀——若是不曾谈及“我们”,不曾提起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今的社会怎会像现实一般秩序井然,花红柳绿,温情四溢?提着公文包养活一家几口的他们,是对家庭念出的“我们”;革命先列为国捐躯的史诗,是对家国喊出的“我们”。周国平先生说:“人是有神性的动物。”想来这神性的光辉,正是跳出小我的桎梏,参与大我的共情,成就伟岸的屹立。

   “我与天地”的共振,亦源自“我们”。你可知晓,“我们”的情怀是慈悲,是敬畏,不仅关乎人,更可囊括江湖海,虫鱼鸟兽?我听见你喃喃低语“这世间本无我”,是啊,对万千生灵都应怀有谦卑的柔情——枪响之后没有赢家,唯有将格局拉大,我们才不至落入自我的偏狭,不至狂妄,而寻到天人合一的圆融境界。

  当齐美尔口中的原子化社会渐渐成真,当大西洋月刊上人们的孤独指数只增不减,当你在对“我”的执着索求中被迷惘吞噬,也许你也感到了孑孓独行的挫痛。约翰·多恩的话如在耳畔:“没有人是一座孤岛,可以自全。”我并非要你抹去自我迎合大众,我只愿你知晓,“我之为我”与“我们”的庇护共振,“我非独我”与“我们”的温暖共奏,“天地有我”与“我们”的谦卑共鸣。

  唯愿你我在“我们”所汇成的光芒中绽放,为自我,为他者,亦为苍茫天地,众生芸芸。